「我们甚至不准她们使用屋里的厕所⋯⋯」

2020-06-11
标签: 主页 > 关注民生 >「我们甚至不准她们使用屋里的厕所⋯⋯」 >

「我们甚至不准她们使用屋里的厕所⋯⋯」

我眼前还是那幕,小女娃因为我挨了打。我看见她听着李佛太太说我髒,说我带病。……我想大叫,大声叫到小女娃都听得见,髒并不分颜色,带病的也不是黑人。我想阻止那一刻的到来──每个白人娃儿生命中迟早面对的一刻──就在那一刻,他们开始认定,黑人原来比白人低劣。

──爱比琳,《姊妹》

请想像一下。

打从襁褓开始,你就被一位温柔的女性一手带大。总能一眼看穿你的需要,对你的哭闹不厌其烦,对你高举的双臂总热情回应。她矫健俐落,锦囊中有用不完的魔法,专门对付源源不绝滚滚而来的家事杂务。不论厨艺是否高超,她总是能让厨房充满你最熟悉、最怀念的味道。或许是炸鸡,也或许是香甜的焦糖烤蛋糕。反正她绝对不会让你饿肚子。在你徬徨无助时,她会紧紧握住你的手,拇指深深掐进你的掌心中坚定的告诉你,管其他人怎幺说,你可以相信自己。她的臂弯,几乎就等同于家的存在。

而有一天你却发现,你不可以和她在同一张桌子上用餐,不能共用同一间厕所,不能在同一间医院看病,不能……。被提醒不能逾越的界线一长串,只因为你跟她的肤色不同,就这幺简单。你或许觉得困惑不解,但大家一直都是这幺做的。你,有勇气挑战这一切吗?

这正是《姊妹》一书中,所描写1960年代美国南方的生活风景。这个年代也正是非裔美人民权运动进行如火如荼之时。当年马丁‧路德‧金恩博士那场着名的演讲《I Have a Dream》,或许在你我小的时候,都曾在课堂、与课外读物上看过。恳切激昂的陈述,让即使不是在美国社会中生活的我们, 好像也能体会到黑人长久以来受到的歧视压迫与对自由平等的渴望。说到种族议题或种族歧视,总是与人比较严肃的距离感,但意外的是,《姊妹》这本以此题材为主题的小说,读来却格外的温暖动人。

事实上,这是一个由3个女人──两个黑人和一个白人──所共同完成的故事。

从小由黑人帮佣康丝坦汀带大、梦想成为作家的白人女孩史基特,在完成大学学业返家后,却发现有着深厚情谊的康丝坦汀不知去向。遍寻不着昔日好友,又苦于找不到理想工作的史基特,被母亲逼着找对象以了却女人毕生归宿之时,待人刻薄寡恩却掌握最多社交资源的姊妹联谊会好友希莉正想推动一个卫生计画──禁止黑人帮佣使用白人雇主屋内的厕所,雇主应在屋外帮帮佣另盖专用厕所,以避免被病菌传染。

对黑人帮佣一直十分友善的史基特对此非常不满,决心秘密进行一项大胆又危险的匿名採访计画:採访周遭白太太们家中黑佣的工作甘苦谈,并将它们出版成书。

史基特这幺说:

「她们带大白人小孩,二十年后,这些孩子却成了她们的雇主。很讽刺不是吗,我们爱她们、她们也爱我们,然而……」我吞口口水,声音微微颤抖。「我们甚至不准她们使用屋里的厕所。」……白人怎幺想,众所皆知。那些被歌颂美化的黑人嬷嬷典型,为白人家庭奉献必生心力。在《飘》里头描述得够清楚的了。可从来没人问过嬷嬷心里怎幺想。

「我怎幺知道她们说出的是事实?」「我们怎幺知道这位白小姐是真心的,还是会反过来咬我们一口呢?」从最初的疑惧,到突破信任的关卡,史基特最终说服另一位好友李佛太太的黑佣爱比琳与被希莉栽赃赶走的黑佣米妮,突破心防说出自己的故事。随着密西西比一带的白人阶层对于黑人的排挤益发扩大,不时有伤害事件发生,越来越多的黑佣也透过爱比琳与米妮的协助,下定决心不再沉默。穿梭在白太太们频繁虚伪的社交活动、讽刺的救助非洲儿童募款餐会之间,第一本採访黑佣工作的实录逐渐成形。令人意外的是,儘管受访的黑佣遭受不平等对待的状况非常普遍,却也有许多让黑佣打从心底感到温暖感谢的例子。只是,随着民权运动的升温,参与计画的人们处境益加危险,到底这本书能不能顺利出版,不会败露呢?

这是一本触动心弦,读了会让你想哭,也会让你打从心底微笑的故事。也许如今世界对于不同种族、不同群体、不同想法的人们似乎依然不够友善,但我们都希望付出爱,也被爱。需要的不是同情怜悯,而是每个人都多点体贴,多点感同身受

我们只是两个人,我俩之间并没有那幺多不同。远远不如我们想像中的不同。

阅读 (161) 评论 (386) 收藏 (634) 转载 (971)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包输网|生活百科常识|网站地图 申博8国际 申博亚洲域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