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和厨师一样伟大

2020-06-19
标签: 主页 > 关注民生 >医生和厨师一样伟大 >

医生和厨师一样伟大

在芬兰,国会议员不会比厨房阿姨更了不起。大家各司其职、各有所长。这不正是「职业无贵贱、行行出状元」的开端,也是人人相互尊重的起点!

每年的三月天,让北国人们不自觉多了几分欢欣鼓舞。眼见日照时间逐日增长,代表即将与漫漫严冬挥别。人们随着天际日趋开朗、夏令时间开始调整、亮眼瑰丽的蓝天日光逐渐现身,而真心嚮往着晴天豔阳的来到。

一个三月天的大清早,我来到了赫尔辛基市芬兰湾旁的哈卡岬区一栋古色古香百年建筑里,参加一场芬兰国家教育委员会所举办的国际研讨会议。

一位日本教授在迴廊上看到我,跑来说要问我一件事,然后吞吞吐吐、语重心长地问了:「为什幺在芬兰最受敬重的职业是老师呢?」随后她很客气地又问「怎幺不是医生,或是律师呢?」

接着她说:「妳知道吗?在日本……」她还没说完,我就接上说:「是医生和律师……」她既困惑又腼腆地点了点头。

这个亚洲社会有点习以为常的问题,到了芬兰,或许真该改为:「谁说一定是医生和律师?」有时我以为,医生固然伟大,但还有许许多多不同的职业,像是不同的螺丝钉,组成这个社会,每颗都一样重要。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北欧住了六年,还是因为在不同国家待过,我心底那股声音,总是强烈地吶喊着。记得有一回,我在芬兰的国会大厦和一位资深的教育委员会参事餐叙,她谈起芬兰社会对「人」的尊重,以及「平等」的真义。这位走过将近一甲子,看着芬兰从沧桑到发展的资深专业行政官员,指着大厅里熙来攘往的人潮,真诚地对我说:「在这里,国会议员也不会比厨房的阿姨更了不起。议员或部会首长,只不过是有不同领域的专长罢了。大家各司其职、各有所长,相互尊重。」

希望能做到「相互尊重」的这种想法,在芬兰与北欧各国可说是如出一辙。北欧社会一直相当重视「平等」,就芬兰整体社会价值观来说,无论是从事哪一种职业,只要将自身的工作做好,就能得到应有的尊重。

每隔三、四个月,在我忙不过来的时候,会请人来家里帮忙大清理。这些专业的清洁人员一行两人,两个小时内就能清扫地焕然一新,我和女儿都觉得他们实在太棒了,比我这个「主妇」能干许多!

以芬兰的工资水準,我写稿、写书所能赚到的钱,可真是远远比不上他们。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做到了我不很擅长、无法花费心思的事,对我和家人的生活,在必要之时提供了最直接的协助;两位女儿也对他们竖起大姆指,打从心底佩服。他们赢得了专业上的位阶与肯定,不论他们的出身背景、不论他们的教育程度。

只要做得好,就得到应有的报酬与肯定,这不正是「职业无贵贱,行行出状元」的开端,也是人人相互尊重的起点!

我不时会想起一位芬兰专栏作家席马能于2007年9月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所写的一篇文章,其中记录一段芬兰前任总理,后来当了总统的凯寇能与一位清洁妇人(作者席马能之母)的对话:

一晚,清洁妇人正在打扫总理的办公室,总理突然回来了,让妇人一时慌张起来,但总理却说:「很抱歉,我打扰到你的工作了。」

凯寇能总理又继续说:「芬兰能有今天的成就,正是因为有像你这样愿意全心投入,奉献于工作和家庭的人。」

他如此平等地对待这位妇人,让她长期以来的梦想得以实现:「我身为人的尊严,就是希望能获得别人平等地对待。」

或许,亚洲的父母与社会观念里,总是希望孩子们将来能从事很有「钱途」的工作,或当个稳定的白领、工作不要太辛苦,因此父母会先设想哪个职业是「铁饭碗」、哪个行业有前景、有社会地位等,为孩子勾勒一个看起来美好的未来,但却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去了解:孩子的性向何在?孩子的性格与学习过程适不适合这些职场选项?甚至孩子是不是真心喜欢这份职业?

有一次我在芬兰中部的一个小镇上,参加完音乐比赛,和一群家长、朋友与身兼老师的芬兰音乐家共进晚餐。边吃边聊之间,我问了在座的五位芬兰人,为什幺当初会选择念音乐,或是当老师?

他们听了一起侧头看我,又互相望了望,看来我似乎又问了一个他们不视为问题的「蠢问题」。我补充说:「是因为父母的关係吗?还是父母帮忙选择的?」五位芬兰朋友,这时竟信心十足且异口同声地说:「那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当然,芬兰的社会福利制度相当完善,只要任何人完成缴税义务,日后都可依据自己过去的工作年资,领取退休金,并享有国家医疗和社会安全照顾。因此,庙堂之上和清洁打扫的人,皆是纳税义务人,实在没必要在职业位阶上一较高下。

当社会上多数人都能安定的工作、放心的纳税、安心的退休,那幺到底要从事哪种职业,反而不是那幺重要了。成长中的学生对未来志向的选择,也就比较能依照自己真正的兴趣去发展。

摘自《每个孩子都是第一名》

阅读 (885) 评论 (564) 收藏 (734) 转载 (222)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申博包输网|生活百科常识|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代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citygame下载